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欧洲面临安全新课题

发布时间:2020-07-13 19:58:57 阅读: 来源:瓶阀厂家

一年一度的慕尼黑安全会议素有安全领域的“达沃斯论坛”之称,近年来已成为全球高规格的安全政策论坛。在前不久举行的第52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近年来不断面临危机考验的欧洲,成为备受关注的焦点。

种种迹象表明,欧洲已不再是一片宁静的绿洲,而成为一个危机四伏的热点地区。会议期间,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认为,俄罗斯同西方之间“滑入了新冷战时期”;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在发言中提出,“欧洲如今发现自己被‘危机之火’所环绕”;法国总理瓦尔斯在谈到当前欧洲的难民危机时强调,除非难民危机得到有效控制,否则“欧洲一体化计划可能会破产——不是在未来数年或者数十年内破产,而是很快就破产”。

“欧洲被‘危机之火’所环绕”的说法不是耸人听闻,近年来,欧洲遭遇的危机皆为二战之后所罕见的,更为严重的是,这些危机重创了欧洲一体化进程。这些危机归纳起来可以分为四个方面。

一、乌克兰危机对欧洲的打击

乌克兰危机自2013年底爆发以来,发展势头之猛、产生影响之大,出乎人们意料。对欧洲安全而言,这是一场沉重的打击。

冷战结束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通过“东扩”把势力范围不断向东推移,竭力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乌克兰爆发政治危机后,欧盟公开介入乌“街头政治”。俄罗斯则利用这一乱局“收复”了克里米亚,后来又被指控军事介入乌克兰东部的局势。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对俄罗斯采取了多轮制裁措施,双方形成了尖锐的直接对抗。乌克兰危机引发的大规模军事冲突,让“欧洲无战事”成为泡影,俄欧关系又回到了冷战前的对立状态。

面对乌克兰危机,欧洲明显缺少同俄罗斯对抗的实力,因此美国“重返欧洲”提上日程。北约加紧排兵布阵和美国推行不断强化的制裁措施,使得西方同莫斯科的对抗日益升级。最近美国决定大幅度增加预算用于在波兰和巴尔干国家建设新的军事基地和提供武器装备,以便提高北约应对俄罗斯的行动能力。

当下,欧洲处境有些尴尬,它实际上寄希望于俄罗斯参与乌克兰危机的政治解决,从而尽快扑灭乌克兰战火,而不是与俄罗斯为敌。因此,在乌克兰问题上,欧美之间存在分歧,欧洲安全虽然是双方的共同关注,但行为方式上大相径庭,欧美同盟有名无实,如媒体所言,正在走向“空洞化”。

二、难民危机伤及欧洲一体化进程

2015年初以来,欧洲遭遇了空前规模难民潮的强烈冲击,难民主要来自叙利亚等战乱地区。据联合国难民署和国际移民组织统计,2015年经由地中海和陆路前往欧洲寻求庇护的难民和移民总数超过100万。

应对难民危机,对于刚刚摆脱债务危机、财政捉襟见肘的欧洲国家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许多国家对难民怀有排斥心理,一些国家还发生了支持接纳难民和反对接纳难民两派民众之间的对抗事件。特别是2016年新年前夜,发生在德国科隆和汉堡的大规模性侵、抢劫事件,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并引发了德国社会对难民问题愈发激烈的讨论。另外,欧洲各国都存在以种族歧视和排外为号召力的极右翼政党,当前的难民潮无疑是这些党派争夺选民、自身发展壮大的机会。

更为严重的是,难民危机伤及了欧洲一体化的根基。西欧国家对难民持开放态度,德国总理默克尔更是公开做出承诺,但东欧国家经济社会水平不足以应对难民的大量涌入,因而普遍持拒绝立场。这些国家坚决反对欧盟委员会提出的难民分摊和安置计划,并指责默克尔的“慷慨”表态助长了难民涌入欧洲的势头,使局面更加失控。双方的分歧阻碍了欧盟的行动,使其只能坐视难民危机蔓延和加剧。

法国、德国、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五国1985年签订了著名的《申根协定》,这是欧洲一体化的标志性成果,旨在鼓励各成员国的人员自由流动,促进欧洲经济社会的均衡发展。但是,随着欧盟不断扩大,各国之间的利益差异和冲突日益凸显,对《申根协定》的质疑也不断强烈,当前这场难民潮无疑使得《申根协定》更加富有争议,欧盟内政部长不久前举行的专门会议上提出,如果无法就难民问题达成协议,欧盟可能会暂停两年实施《申根协定》。这将使得欧洲一体化遭遇严重挫折。难民危机已经成为摆在欧盟面前的一个严峻挑战。

三、恐怖主义引发欧洲安全危机

2015年发生在巴黎的两次恐怖袭击案件,成为欧洲安全危机升级的标志性事件。特别是2015年11月13日巴黎发生的系列恐袭事件,造成130人死于非命。

目前,英国、德国、比利时等国都是恐怖袭击的潜在目标。欧盟刑警组织一位负责人透露,5000多名“圣战分子”在接受“伊斯兰国”组织培训后进入欧洲生活。这位负责人指出,欧洲现在正面临着10年来最严重的恐怖主义威胁,恐怖组织可能在欧洲任何地点发动袭击。

中东始终是西方国家大力干涉的地区,而这一地区国家面临的战乱和长期不稳定的局势,正是难民问题和恐怖主义泛滥的根源。欧洲是中东的近邻,因此中东危机的“祸水”势必最先流向欧洲,这也正是欧洲安全面临的最大挑战和威胁。

四、“内爆”造成欧盟的生存危机

“内爆”指的是欧盟内部分离主义倾向的加剧,最终可能引发欧盟自身的分裂甚至解体。这一倾向在希腊和英国表现得尤为突出。

希腊是欧洲债务危机中遭遇冲击最为严重的国家,德国以及欧盟对之施以援手,同时也提出了财政紧缩和经济改革的严苛条件。希腊难以承受这些沉重负担,因此自2010年起多次发出“脱离欧盟”的威胁。一个成员国如果脱离欧盟,其政治、经济代价和责任将是欧盟各国难以承受的,因此欧盟只能不断向其注入资金加以挽留。但是,希腊的债务危机时至今日并未彻底消除,其“脱欧”阴影也始终未能消散。

英国“脱欧”则更是一个严峻问题。近年来,英国独立党等一些反欧盟右翼政党不断壮大,迫使英国主流政党调整对欧政策以吸引基层选民。面对压力,卡梅伦首相决定举行全民公投来决定英国是否留在欧盟。卡梅伦试图借助公投巩固其执政地位,并增加同欧盟讨价还价的筹码。果不其然,在前不久的欧盟峰会上,英国与欧盟就欧盟改革达成协议,同时还获得了“特殊地位”。获得了欧盟重大妥协的卡梅伦已经宣布,将于今年6月举行全民公投。欧盟各国将忐忑等待这次公投的结果。

英国作为欧盟的重要成员,一旦“脱欧”,将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那些对欧盟持怀疑立场的国家,特别是北欧国家将群起效之。这对欧盟的政治打击是不言而喻的。而即便英国最终选择留在欧盟,这种离心倾向和疑欧思潮在欧盟成员国中依旧存在,并可能不断扩大。这也正是欧盟遭遇生存危机的根本原因。

(作者系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沈孝泉)

晋中制作工服

机关制服定制

平凉职业装制作

台州订做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