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瓶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内蒙古巴林左旗辽祖陵陵园黑龙门址与四号建筑基址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56:54 阅读: 来源:瓶阀厂家

祖陵是辽代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的陵寝之地,始建于天显二年(公元927年),毁于金兵侵占辽祖陵陵园的天庆十年(公元1120年)。祖陵位于内蒙古巴林左旗查干哈达苏木石房子嘎查西北的山谷中,东南有奉陵邑祖州城。在国家文物局的大力支持下,从2007年起,为了配合对辽祖陵大遗址保护规划的制定,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第二工作队和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组成考古队,持续对辽祖陵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先后发掘了一号陪葬墓、龟趺山建筑基址、甲组建筑基址等。2010年7~10月,我们发掘了黑龙门址(即一号门址)和四号建筑基址,取得了十分重要的新收获。

一、黑龙门遗址(一号门址)

辽祖陵陵园四面环山,仅在临近祖州城的东南向,有一个狭窄通道,筑有一个陵门,我们称为一号门址。《辽史·地理志》载“太祖陵凿山为殿,曰明殿。殿南岭有膳堂,以备时祭。门曰黑龙。” 由此可定一号门址即《辽史》所载之“黑龙门”。“黑龙门”两侧山势陡峭,形如阙楼。峭壁之间80余米,其间建有雄伟的陵门城楼建筑。“黑龙门”由门道、墩台、陵墙、慢道、涵道等和高大的城楼建筑组成。

“黑龙门”保存较为完整,城门主体应为一门三道建筑,即两个墩台分隔出三门道;城门两侧连有石头包砌的夯土陵墙,东端陵墙内侧(北面)有慢道;门道、墩台和陵墙上面均有高大的城楼建筑。“黑龙门”南侧呈“一”字形,仅东墙最东端沿自然山体地势略向北内收;北侧则呈“凹”字形,城门部分窄于两侧陵墙。西陵墙南北宽达24米,而墩台南北仅宽18.3米。

“黑龙门”应有东、中、西三个门道,现存东、中两个门道,保存较好。门道均采用梁架木结构,东西两侧下铺有石地栿,其上置木地栿,木地栿上有卯口,上插13或14根排叉柱。这种门道基础结构为中原汉唐宋诸朝所不见,独具特色。门道中部有保存完好的将军石和门砧石,原来应设双扇版门。门道内中部略高,两端略低。门道内地面残存烧毁的木质建筑构件和铁门钉、铁铺首衔环等。东门道(门道1)进深18.75米(以西地栿石南北端为界),东西宽4.68米(地栿石内壁之间),地面主体铺平砖,残缺较多,门砧石南侧残存三排细石板,北部东侧地面发现车辙遗迹。中部地面距东墩台顶面高5.7米。门道南口外有坡状慢道,坡度约17°左右,两侧有折角护坡,整体呈五边形,别具特色。 慢道铺砖均“露龈”,中间连接门道的矩形慢道南北长7.5米,东西宽4.68米,铺立砖为主,局部铺平砖;护坡则均铺平砖。中门道(门道2)大体居于整个陵门豁口的中央,南北进深18.3米(以南北的封边砖,即线道为界),东西宽中部为5米,南端约5.2米(北端不详),中部地面与东门道地面平齐。地面全部铺置长方形沟纹砖,沟纹朝上,两侧门垛下砌条石。门道南口外慢道形制同东门道,铺砖均“露龈”。中间矩形慢道南北长7.8米,东西宽5.14米。西门道已被现代冲沟所破坏殆尽,原来此处下面存在一个排水涵洞,水道尚存。水道现宽约3米左右。因现存积水,故深度不详。

“黑龙门”发现两个墩台(或称隔墙)。城门墩台主体为夯土,周边有填心杂土和石块,表面内收,下部为包石,上部为包砖。东墩台保存较好,整体为南北向长方形。南北长18.3米,东西宽13.1(南)~14.1(北)米,南侧通高达7.58米,顶部地面尚存一个覆盆式石柱础,可以推知城门上面原来应有高大的城楼建筑;西墩台破坏严重,残存高4.26米。

城门两侧均筑有高大的陵墙,内为夯土和石块,南北两侧均有包石。西墙顶已破坏,基础宽约24米,东墙北侧与自然山体相连。东陵墙北侧,沿东门道东壁延长线有慢道起点,折回沿东山坡地通往东陵墙上,慢道地面铺长方形砖。东陵墙上尚存房址基础,残存有石柱础、铺地砖、砖墙等。根据柱网结构,可知这是一个面阔三间、进深三间的建筑,开间宽度不一。东侧墙根有木地栿残迹,推测建筑地面可能原铺木地板或其他材料。建筑外东北端有1米宽土坯墙与东侧山体相连,用来封堵陵门豁口。

城门墩台和两侧陵墙的南面和北面,都是用规整的石块砌筑,局部现存高达2米多,保存较好。东侧墩台和东侧陵墙的顶部,都发现有覆盆式石柱础和砖瓦残块,表明当时上面都应有木构城楼建筑。从原地面的残木构件和大量灰烬推定,原来祖陵陵门上高大的木构建筑毁于大火。

二、四号建筑基址

四号建筑基址位于一号陪葬墓的东南位。基址西部和中部利用平缓的自然山脊为基础,东南和东北等局部为砂石垫土与青砖分层铺筑。东、南、北面均有包砖。基址台基平面呈近方形,东西进深24.7米,南北面阔23米。建筑座西朝东,每面原有6个覆盆式柱础石(共20个)。主体建筑为面阔五间,进深五间,地面铺方砖。

建筑址正中有一个东向的长方形内室(F1),其东西进深7.1米(柱中至柱中),南北面阔6.6米。地面不水平,东南高,西北略低,高差约0.24米,错缝铺砌有席纹的方砖。四面有砖墙,墙内外均刷有白灰面,东面有门道。墙内有柱洞,底置础石,南北墙各4,东西墙各5个(共14个)。内室(F1)后面(西侧)还有一个四面有墙闭合的小室(F4);建筑址南北两侧西数第三个覆盆式石柱础与内室(F1)南北墙间,各有一道南北向隔墙,又形成2个两进深的独立单元(F3和F5)。余下空间呈倒“凹”字形,属于建筑的前堂部分(F2)。四号建筑基址内部房屋布局结构独特,特点鲜明。

建筑址周边为台明部分。东台明宽约4.5米,南台明宽约3.25米,北台明宽约4.5米。基址东面中间略偏南处修筑长慢道。慢道东西长8.8米,宽1.34米,残存台阶3级,台阶长约1.45米。慢道最东端为砖砌六边形基座,内填黄褐色土,上部残。慢道西部与基址东台明相连处,砌有一个南北向的长方形台面。其中南侧台面的边缘发现一个小坑(编号K1),出土了一组保存完好的器物(瓷器2、铜器2、铁器3),是较为重要的发现。根据位置和考古遗存现象推定,四号建筑基址应是一号陪葬墓的祭祀基址。

三、初步认识

本次考古发掘,取得了一些突破性的重要收获。第一,这是第一次对辽代帝陵陵门址进行科学的考古发掘,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目前辽代都城和帝陵的门址都没有经过科学发掘。黑龙门的发掘,填补了这方面的学术空白。第二,辽祖陵黑龙门址主体保存之完好,为国内所罕见。中原地区都城城门和帝王陵陵门多只保存建筑基础,而黑龙门址两个门道内的将军石和门砧石均在中间原位,石、木地栿和排叉柱也都可窥原貌;东墩台和东陵墙现存7米多高,上存有覆盆式石柱础和原始台面,为研究和复原陵门上面高大的城楼建筑等提供了难得的原始资料。第三,黑龙门的门道基础建筑做法独具特色,即规整的石地栿上面置木地栿,木地栿上开卯口,上插排叉柱。这与汉唐宋诸朝的门址模式既有联系,又有所不同,开启了有辽一代特有的建筑规制。这不仅是为中国古代陵门建筑模式增加了新的实例,而且也为古代门制考古研究和古建筑复原研究等提供了珍贵资料。第四,黑龙门门道南端的五面坡慢道,独树一帜。类似形制见于汉代杜陵寝园南面中门。这可能与《营造法式》所载“五瓣蝉翅慢道”相仿,是较为重要的考古发现。第五,四号建筑基址保存较为完好,建筑布局独特,为研究辽代祭祀性 的建筑基址研究提供了难得的实例,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基址东侧K1内出土的一组颇富特色的器物组合等,旁证了建筑基址的性质。可以说,本次考古发掘的成果,是辽代考古的重要发现之一。

文物类价格

再沸器批发

电力挂锁价格

EPS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