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碗90后的常德米粉

发布时间:2020-07-13 12:15:18 阅读: 来源:瓶阀厂家

“对不起,我们不接受加盟。”“对,您直接来就成,不需要预约。”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这个上午,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仍是浓浓学生气的张天一的手机几乎每隔几分钟就会响起一次。一会儿态度坚决地对寻求合作者说不,一会儿态度友善地面对慕名前来的食客,这个1990年出生的小伙儿娴熟地扮演着他的两个角色。

此时,距离张天一的第一家“伏牛堂”开业刚刚过去3个月。3个月里,他靠一碗来自家乡湖南常德的牛肉米粉开了两家分店,共计卖出1.43万碗米粉。

投入15万:仨月开出俩店

早上9点刚过,走进“伏牛堂”位于朝外SOHO一层的第二家分店,一股裹挟着麻辣气息的肉香扑面而来。厨房里,守在咕咕冒泡的一大锅米粉前,张天一熟练地掌握着火候。米粉盛碗、再浇上泛着红油的肉汁,一碗碗米粉刚一上桌,伴随着“嗦嗦”的吃粉声,店内的四五桌客人自然地拿这种辛辣的食物当着早餐。

店内没有专职的服务员,张天一和他的创业伙伴们同时充当着厨子、服务员、收银员。这间和他们位于环球中心第一家店相比宽敞近一倍的店面在6月25日刚刚开业,而从得知有店面出租到开起店来,整个筹备过程也不到10天。

上周四,刚刚在北大拿到了自己的硕士毕业证书,告别学生身份的张天一笑称这像极了他的做事风格,“想到了就做!”在他看来,这样的念头支撑了他的整个创业经历。

去年年底,和无数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张天一同样面临着找工作的困境。进律所、考公务员……看着此前师兄师姐提供的就业选择,他有些困惑,“后来想明白了也挺简单,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

上学时就曾经和同学一起捣鼓过一个地下作坊式的小餐馆,自称是个“吃货”的张天一想到了自己家乡的味道。在湖南常德,有句话和老北京的“吃了吗”一样流行,“走,嗦碗粉去!”对不少湖南人来说,一天三顿吃米粉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北京的湖南人可不少!”通过在老乡会、社区论坛、微博、微信上做调研,张天一发现这是个不容小觑的市场。为了能拿到最正宗的常德米粉配方,半个月的时间,他走街串巷吃遍了常德几乎所有的米粉店,费尽唇舌,终于在一家夫妻档米粉店学到了最正宗的牛肉粉。随后的数个昼夜里,他尝试着用烧瓶和天平,来把配方“标准化”。

拉上自己的表弟、研究生同学,张天一和三个伙伴拿出了上学时攒的15万元,在环球中心地下一层租了个30多平方米的铺子,挂上“伏牛堂”的招牌,一碗米粉售价在20元左右,开始了自个儿的牛肉粉生意。

店址不算好找还在地下,最初的生意怎么来?大伙儿把大把的时间都花在了社交网络上,校内网、微博、社区论坛里标签有“湖南”的用户都成了他们的目标,“没什么好主意,我们一一给他们留言、发私信,介绍自己的店。”就这样在刚刚开店的1个星期里,就积攒下了2000名“铁粉”。

迅速蹿红:我是一卖米粉的

4月4日开出第一家“伏牛堂”,未出5月,张天一和他的“伏牛堂”就火了。

怎么个火法?6月中旬,张天一自言玩了个“不靠谱”的项目,没有承诺任何有何收益,他在一家网站上发起了一个众筹项目,筹集647名堂客,每人最低可出5元,最高1000元。1000元能有啥权益?可以和张天一聊上一个小时。结果不到10天,众筹完成,其中有4个人出了1000元钱。这下张天一犯愁了,因为不知道该和别人聊点啥。

在记者的询问下,张天一算了笔账,发现他们已早早收回了当初15万元的投入,而因为有了一笔天使投资,第二家店也并未支出更多的租金成本。这让他一时有些惶然,“太快了,不一定是件好事!”

让他惶然的,是“伏牛堂”火了并不全是因为牛肉粉好吃。在互联网的传播下,越来越多的媒体报道中愈发出现“北大法学硕士卖米粉”、“硕士粉”等字样。“我担心很多东西会因此而变味。”他笑着说南京银屑病专科医院,就像“伏牛堂”的店名一样,原本没有任何意义,却在不少媒体的追问下只好说了句“俯首甘为孺子牛”。

事实上,最初帮助他们创出一片天地的同样是互联网。通过走访北京的一些米粉店,张天一发现不少店主在做米粉时,选择适应北方人口味来进行改良,而他却选择坚持原汁原味的常德米粉,“因为互联网能够帮助我找到在北京的湖南人”。

为了提升店内销量,张天一把店内的可乐定价为每听两元钱,这远远低于批发价,并把这条信息放在了微博微信上。一时间,店内门庭若市,而大多数人还会选择同时吃上一碗米粉,通过米粉的利润相抵,他们同样能实现盈利。

“我希望,大家能说我就是一卖米粉的。”张天一笑着说道,如何不断提升米粉的味道仍是他们最大的挑战。随着客流量的不断增多,最多时他们一天能卖掉400份米粉,收入近万元,可他们发现高强度的劳动会让米粉的味道有所打折,当时考虑到第一家店37平方米的店面、14个座位、4名员工、3个电锅,4名合伙人决定每天限量120碗。

“互联网营销只是工具。我们的目标没变过,年底卖出10万碗粉。”张天一说,他们希望在热潮过去之后,仍然是米粉的味道帮助他们留住顾客。

90后创业:自我实现是目标

西少爷肉夹馍、脸萌、黑客马拉松……近来,一批“90后”创业者涌现。张天一说,他们中的很多人之间彼此熟悉,经常一块聚会,热衷于互相鼓励和互相“吐槽”。在张天一看来,尽管他们被共同概之以“90后”的帽子,却没什么共性,“我们各有各的想法。”

在张天一的第二家“伏牛堂”里西安哪里治银屑病好,店面深处辟出了一小块地方,只有挨着两边墙壁的长桌,却没有椅子。张天一说,这是他特意辟出的“站食区”,食客们可以站着吃饭。问及想法,小伙儿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就是觉得好玩,想到了就做了。”

前后拿了两笔融资,脸萌创始人郭列告诉记者,他们现在也在忙着招聘新员工,而面试的其中一环就是讲一个团队里公认的笑话,应聘者笑了自然进入下一环节,如果反应僵硬也被视为“和团队氛围不合适”。

上学时就已对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并不陌生,张天一和他的小伙伴们对互联网的应用很娴熟;而不愿进入企业当一颗“螺丝钉”,他们都打出了“实现自我”的旗帜……出了伏牛堂的小店堂,没走上几步便是此前声名显赫的“黄太吉煎饼”,张天一说,这也能让他们时刻绷着一根弦,“有前辈在前面呢。”

创业经

今年6月份拿到一纸毕业证书,90后小伙儿张天一没有选择师兄师姐们的就业道路,而是将家乡的一碗常德牛肉米粉卖进北京。借助互联网的传播优势,他在不到一周时间里就积攒了2000名“铁粉”,三个月里开出两家门店。如何抗衡互联网的“双刃剑”效应、保证牛肉米粉的原汁原味,是他正在思考的问题。(记者 张倩怡)

贺州定做西装

丹东工作服定制

蓬莱工作服定做

合肥定制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