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瓶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嫩模的情人之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6:17 阅读: 来源:瓶阀厂家

我是八年前在一场演出中认识欧非的,他是一名律师,那天正巧陪他新婚的妻子来夜总会看演出,他送给我一只很大的花篮,在卡片上,我发现了他留下的电话。

当时我犹豫了很久,虽然我在娱乐圈混,可从没想到要弄出什么风流韵事,因为我当时心气特高,一心想拍电影或电视剧,想当明星。

我是常州人。父亲是当地的教师,母亲是家庭妇女,他们虽然清贫却从小就教导我做人要正派。

我高考落榜后特别苦闷,在上海的表姐为了让我散散心邀我到上海玩,可一到那儿我就不想走了。大上海是个热闹的地方,女孩子想要的东西那儿全部都有,因此我想留下来打工赚钱养活自己。

我身高一米七五,三围也不错,正巧上海那会儿有很多模特公司都招人。我临阵磨枪练了一个月的猫步,便仓促去赶考,没成想还真的通过了。

我们这个模特公司主要是在各大酒店和夜总会做营业性演出,实际上跟真正的时装展示会差别很大。

我已经在天桥上走了三年,虽参加了国内两次大赛,但都是刚刚人围就被淘汰下来,做这一行做得我心灰意冷。

想起那个欧非人长得也不错,属于那种很欧化的男人,我也有些动心,悄悄拨打了卡片上的电话。

我与欧非的第一次约会是在一家咖啡厅,他自己开了一家外贸公司,有一辆黑色的凌志轿车,属于女孩子梦想中的情人形象。

他说:“我那天在包厢里看你们的演出,那么多如花似玉的女孩,只有你像磁铁一样吸引了我的眼神,你的美是不加雕饰的天然之美,那天我着急给你送花篮,是怕你们一转场我再也找不到你,可是我们真的有缘,又碰到了一起,也许这是命中注定的。”

欧非的话让我心里再也无法平静,何况欧非的学者气派和典雅的作风更使我陶醉,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年轻有为的老总。

满怀对未来的美好期望我投入了欧非的怀抱,我们很快进人了热恋状态。

后来,欧非便为我租了·套三房两厅的公寓,并且布置得温馨、舒适。

我的性格比较内向,举止也很温顺,欧非每次到我这儿都说享受到一种宁静的美,他说我与他那爱逞强爱出风头的妻子有天壤之别。

我知道欧非的妻子是大学里的讲师,他们曾经是同班同学,两家老人义是世交。

我虽然从没有对他的婚姻有所表示,可欧非却一直在我面前表态,等寻找合适的机会他便同妻子离婚。

我当时年龄还小,根本就没有想要嫁人的念头,因此从来没有跟欧非正面讨论这个问题,偶尔他提出来,我还劝他不要太挑剔。

我总是认为欧非是因为他妻子过于泼辣才会爱上我,因此我总把自己个性的另‘一面隐藏起来,刻意做温顺的女孩。

我相信他对我的爱情,相信他绝对会为我的未来负责。因而役有把自己的结局过早地设计。

跟我在一起以后,曾经说我天生是块模特材料的欧非对我的职业产生了反感。他先是警告我不准穿泳装和裸露、性感的时装走上天桥,然后对我工作的时间和场合又作了详细规定。

后来他索性让我辞去了工作,专职在家做起情人,我彻头彻尾被他“包”了起来。

尽管这样我最喜欢的还是欧非这个人。在我一直呆在欧非给我租的公寓里消磨时光时,我的那些小姐妹们纷纷在天桥上走出她们自己的风采,有两个还获了大奖,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打击。

就本身的条件来看,她们当初无论哪方面都不如我出色,而我这几年都干了些什么,为了这个不知道是不是真爱我的男人,我付出的代价是不是太大,我感到了深深的失落。

那天欧非到我这儿来,我实在忍不住把我的苦恼讲给他听,可他听了以后却仰天长叹。

他对我说,他现在也不知该何去何从,他的妻子虽然泼辣却是个很孝顺老人的贤慧女人,她的表现让老人特别满意,他不想用离婚这样的事来伤老人的心。

可对于我他是真的割舍不下,欧非说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肯负责任的男人,他对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一夜我们相拥而泣。

我们在一起已经整整八年了,我要为自己的八年付出讨一个说法,寻一个结果。可是眼泪显然已无法使欧非动摇,我左思右想选择了女孩子最后的一招,想逼他下决心同他妻子离婚。

一个月以后,我怀孕了,我把医院检查的结果告诉了欧非,他脸色大变地对我说,他妻子也已经怀孕。

想要做一个母亲的愿望主宰了我,无论欧非怎样软硬兼施我就是不答应放弃孩子。

欧非赔我到医院做人流前的检查,可我走进去一会儿便假装为难地出来对他说,医生说我的凝血功能不好,做手术可能会引发大出血,会有生命危险。

欧非半信半疑地问我该怎么办。他妻子也怀着他的孩子,这种时候他不能离婚。

看着欧非如此为难,绝望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大男孩,我心里的善良和软弱又一次升了上来,我说:“走吧,让我自己来承担这件事,我宁愿做个未婚母亲,也不要伤害这个小生命,

得不到你,给我一个像你一样的儿子,我也满足了。”

欧非当时特别感动,他答应我去搞准生证,并且一再表示他会为我负责,那段时间我特别幸福,欧非不断地买这送那。

由于我住的地方全是不相干的人,因而,在孩子逐渐大起来的时候,我挺着隆起的腹部出出进进,也没有遇到过人们异样的目光。

转眼我的预产期就到了,可那天我正需要欧非在我眼前的时候,他反而不见了。我拨打他的手机总是关机。

找不到欧非,我只有自己准备起来,幸好准生证是早已买好放在我身边的,这给我找医院解决了最大的难题。

为了避免在家突然要临产却没有人帮我去医院,我提前住进了医院妇产科。

经过几个小时的痛苦挣扎,我自然分娩了一个女儿,当医生告诉我是一个女孩时,我心里充满了失望,我本想是要生一个儿子呀。

两天后医院催我出院,因为床位非常紧张,母女平安的我没有必要再继续呆在医院里。可是我可以自己张罗着住进医院,却无法自己去办出院手续,因为撕裂的伤口使我无法站起

来行走。

无奈之中我请求医生帮我拨打欧非的手机,这一次真的拨通了,欧非神态倦怠地出现在我和女儿面前。

在女儿那粉嫩的小脸边象征性地亲了亲,欧非告诉我,他妻子前两天在医院生了一个四公斤重的男孩,因为孩子太大,做了剖腹产,到现在还没有出院。

欧非的话使我几乎昏了过去,原指望生个儿子来救自己,没成想还是掘了一口井,自己跳了下去,一个未婚女人带着个孩子无疑是自找苦吃啊,我明白自己醒悟得太晚了。

孩子已经来到人世,无论是痛苦还是灾难都要我一个人来承担。送我们回家后,欧非留下一些钱便匆匆出门,说他妻子那儿没有人照顾。

由于我怕破坏身材,一开始就没打算喂孩子奶,所以,女儿一生下来便喝奶粉,也许是因为消化不良,没出满月便天天拉稀,搞得我焦头烂额。想到医院看看,我一个人又不敢出门,因为我还在月子里。

打欧非的电话又是永远的关机,眼看女儿的小脸瘦了下去,我心如刀绞般难受,没有办法,我只好打电话叫来了出租车,头上顶一块纱巾便出了门。

到了医院给孩子看完病,我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气愤,我不知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老实规矩地替那个男人抚养孩子,让他做他妻子眼里的好丈夫,他儿子眼里的好父亲。一阵冲动,我抱着孩子来到了欧非家的楼下。

欧非的母亲带着一脸满足的笑意打开了门,见我抱着哭得声嘶力竭的婴儿站在门口,老人惊呆了,面对她的追间,我丧失了走进门去的勇气。这时欧非的妻子,那个我在夜总会的天桥上见过一面的女人,抱着儿子走到门口。

“原来是你!”她说。我说:“是我!”

“我早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她又说。

我说:“是不是好东西我自己知道,这是你丈夫的女儿,如果你丈夫是好东西,她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我把孩子往那半天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的老太太怀里一放,转身便下了楼。

坐进出租车里,我便瘫了下来,顾不得出租车司机诧异的眼神,我失声痛哭起来。

那是我的骨肉,我的女儿,在我肚子里呆了十个月的孩子,我怎么就这样把她给推了出去。在那一瞬间,我体会到人的无情和冷酷,有时候真的不是人本身所决定的。

我无法想像那两个女人怎么处置我的孩子,毕竟她来到世界上是不合法与不光彩的。

我那种有了欧非的孩子所有的事情便会迎刃而解的幼稚想法被现实击得粉碎,责任来临时我才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可以拿得起放得下的女人。这时候后悔已经无济于事。

回到自己家里看到女儿用过的东西,一种蚀骨的痛让我精神恍惚。我不能原谅自己刚才的举动,把孩子那样孤零零地抛给不相干的人使我觉得自己犯了罪。

就在我振作起精神,想要去欧非家把孩子再抱回来时门却被打开了。欧非脸色异常难看地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小保姆样的女孩抱着一个包袱。

“我的女儿。”

我疯了似的扑了上去,从女孩手中接过孩子,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滴到女儿熟睡的脸上,丝毫没有去关注欧非的脸色。

从女儿的小褪推里我摸出一个崭新的奶瓶。显然,那两个女人并没有亏待我的孩子,在这种事情中,孩子是无辜的,可能这个道理谁都会懂得。

我等待着欧非的爆发,甚至想到他会把我们母女赶到大街上去,从此在他的生活中消失。

可是欧非垂着头在那儿沉默了许久,看到昔日那样潇洒的他,在我们母女面前如此虚弱不堪,我甚至在心里有了几丝快感。也许是伤害让我的心态有些扭曲。

晚上欧非在离开我们之前谈了他的条件。他说如果我能够保持沉默,以原来的方式同他在一起,他会承担我和女儿所有的生活费用,并且还会经常来我这儿,毕竟他是真心喜欢我的。如果我还有别的打算,那么孩子他将想办法送给别人收养,他付我三十万元的青春损失费,让我永远消失。

面对欧非的条件我只感到了悲哀。我只想为自己的爱寻找一个结果,可如果这就是结果我宁愿去死。我接受了欧非前边的条件,我不想离开他,更不想消失,钱是好东西,可钱抚不平创伤,也无法替代我女儿的父爱。

那天晚上欧非没有留下,他匆匆地走了,说是他儿子的医生要去给孩子检查身体。

我女儿满月的那天,我母亲跟姐姐特意从常州赶来上海吃满月酒。我借口自己身体没有恢复好,不喜欢到热闹的地方去,只在家里做了一桌菜,客人当然只有母亲和姐姐两个人。

让我欣慰的是欧非还是赶过来陪她们坐了坐,这让我感到非常满足。

那一夜欧非没有走,重新与欧非在一起,我屡受伤害的心灵又燃起一股激情。毕竟这个男人是我自己选择的,何况他真的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虽然条件有限,可他能为我做的都做了,我没有理由再指责他。

本身这种处境就不仅仅是哪个人的间题,欧非的柔情又给了我一线希望,我想也许我就这样跟女儿相依为命过下去,只要欧非不离开我,也就够了。

女儿的一切成了我生括的全部,也许是因为有了儿子,欧非不像以前那样经常夜不归宿,他很有节制地在我这儿过夜,更多的时候还是要赶回家去。

女儿一岁多的时候学会了叫爸爸,我让她叫欧非“爸爸”,可欧非显然有些不高兴,并且,他对女儿真的是没有什么感情。

欧非越是这样我对女儿就越心怀歉疚,想尽一切办法补偿女儿。女儿两岁多的时候,欧非同我商量让我女儿回老家常州跟外婆一块生活,我当时想这样也可以减轻他的负担,因为欧非经常说他的生意不是很好,经济上有些紧张。

孩子送回外婆家以后,欧非经常带我到各地出差,他让我学电脑,读英文,想让我有一技之长。可是,我的确是个在这方面不通的女人,时间一长他总说我没脑子不是个聪明女人,可我说我要是个聪明女人会到这一步吗?

每当这时欧非就沉默起来,我已经从他的口气中听出了厌倦。后来,欧非说上海不好发展,他独自一人到了北京,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

我知道他是在躲着我,可是他对我说,他是在躲着我和他妻子两个女人。一段感情到了这个分儿上,我想也没什么可值得留恋的了。为了这个我爱上的男人,我能付出得没有一点保留,可我又得到了什么呢?

我不再像以前那样为欧非一点点柔情的表示就豪情万丈,什么都可以虚掷一番,我开始为自己寻找出路。

好在我的身材还算窈窕,脸上虽然多了一些沧桑,但还有一些魅力,我开始接受一些朋友的邀请,想要重返原来的社交圈。

可是熟悉一点的朋友都知道我几年里的经历,不熟悉的朋友刚开始还印象不错,一谈及关键问题,我便不得不如实回答:“我有个未婚生育的女儿。”

几乎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接受这样的事实,他们纷纷对我敬而远之。就算是有的男人能够接受这样的事实,并答应将来抚养我的女儿,可是,我总是要拿这个男人同欧非相比。

这样一比便比得我垂头丧气,因为能够比欧非出色的男人实在是少而又少,我已经抹不去欧非在我心中的印象,无法让别人真正替代他的位置。

在朋友的介绍下,我认识了·个留学回来的电脑经销商,他是美国一家电脑公司在上海的总代理,妻子原来是美国人,可是在他回国之前他们离婚了,有‘个三岁的男孩寄养在他母亲家里。因为都在感情上有过创伤,我们俩有些相见恨晚,很快就都有婚嫁之意,本来我对他有儿子心存介蒂,想想自己也有一个不明身份的女儿,还挑剔什么,于是我答应他考虑结婚的事情。

如今,我和欧非断绝了一切关系,专心同现在的男友在一起。虽然我们还未婚嫁,但感觉已很好。这次,我想自己一定要好好考虑周全,为我,也为女儿。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